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朝为田舍郎 > 第五百零六章 未脱征衣

第五百零六章 未脱征衣(1 / 1)

最快更新朝为田舍郎最新章节!

一个男人救一个女人,有时候不需要理由,男人天性骨子里有着保护弱者的基因。

如果要救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理由就复杂了。或许是为了她的美貌,或许是英雄主义情结作祟,或许天真的以为救了她等于拥有她,一句“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成了无数男人心底里见不得人的期盼。

算算时日,杨贵妃差不多到了那道生死关口了。

这个女人是否祸害了江山,是否只是一个背锅的工具,是否也做了很多错事,对顾青来说并不重要。

翻开史书一页页,千古以还,谁能从中找到一个完美无缺的古人?

救人就是救人,扯上大义和是非未免可笑。

顾青必须救她,没有那么多卑劣龌龊的理由,只有一个不得不救的原因。

她对他有恩,顾青要报恩。

当年以顾青的能力,有没有她的帮助似乎并不重要,他终归会凭能力走到该属于他的位置上,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杨贵妃帮了他,如今她有了危难,顾青也要帮她,不惜代价。

颍水大捷后,顾青允许大营将士饮酒大醉一场,算是给他们庆功。

第二天,顾青很早便醒来,负手在大营内转悠。

营帐内许多将士大醉未醒,鼾声如雷沉睡着,也有将士醒来了,躺在简陋的床榻上睁着眼睛发呆。

他们在想什么?

顾青很想知道。

安西军名震天下,一场场胜利让天下臣民都对平叛充满了希望,如今的安西军已是大唐百姓心中的丰碑,所有人相信,只要安西军没倒下,安禄山叛乱必将被平定,长安城必将迎回大唐天子。

天下人只关心胜利的消息,没人在乎安西军的将士也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快乐和痛苦。他们奋勇杀敌征战的动力或许没那么崇高伟大,很多只是为了个人和家人的富贵,不管为了什么,豁出性命征战时他们都没怂,这就是最大的英勇。

掀开一座营帐的门帘,顾青发现这座营帐内的将士们都醒了。

营帐内满满当当住了二十来人,里面有些脏乱,衣裳铠甲兵器扔得到处都是,混杂着难闻的味道,标准的男人窝模样。

见顾青走进来,营帐内的将士们愣了一下,认出是顾青后,忙不迭起身,衣衫不整地朝顾青行礼。

顾青似乎鼻子失灵了,对营帐内的难闻味道浑若未觉,微笑着走进来,随便找了个空地盘腿坐下,笑道:“莫多礼,我只是在大营内随便走走,经历了一场大战,你们都辛苦了,大军原地休整几日,你们睡懒觉也好,聊天闲逛也好,都由你们。”

将士们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环视将士们的模样,顾青笑道:“昨晚饮酒可尽兴?酒肉管饱了吗?若觉得不够,尽管向我告状,我马上下令打军需官的军棍。”

将士们大笑,一名十七八岁的军士壮着胆道:“公爷,咱们能不能每天都有酒喝?”

顾青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朝他扔过去,笑骂道:“你想屁吃呢?每天都喝酒,安西军就成了一群酒囊饭袋,以后还能指望你们打胜仗吗?”

将士们又笑了起来,又一名年纪稍大的军士讷讷问道:“公爷,叛乱何时能平?咱们何时能打回关中去?”

顾青笑容渐敛,低声道:“快了,颍水大捷后,叛军其势已颓,过不了多久,关中就将成为我们安西军所谋之地,长安,潼关,洛阳,都会被我们慢慢收复。”

将士们沉默许久,有人黯然道:“我们的父母妻儿都在关中,不知他们有没有逃出去……”

“我家在歧州,家里五口人,靠着几亩薄田度日,上次在庆州伏击叛军,我斩敌首级三枚,领了一百五十文赏钱,加上安西开拔时公爷赏的一贯钱,几月前托人捎给家人,结果别人说村子已空无一人,家人早不知去向……”一名军士说着流下泪来。

“我家在梁州,也托人捎了赏钱回去,幸好战乱没波及到梁州,家人收到了赏钱,日子过得挺好,父母带了口信来,让我好生为公爷效力,临战当奋勇杀敌,报答公爷的慷慨。”

将士们忍不住将自己家中的情况都说了出来,顾青越听越沉默。

从为汉都护,未得脱征衣。

征战沙场,是带着血与火的一段旅程,旅程中没有生离,只有死别。

顾青黯然道:“我与安西军诸多将军都在尽力,尽最大的努力让大家能在这场战乱中活下去,活到解甲归田,马放南山之时,你们能够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但是再努力终归避免不了伤亡,每一场小战都免不了。”

“我们制定的每一个战术,每一次部署,都是为了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敌军最大的伤亡,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们活下去。你们都活着,便是我顾青最大的靠山,但是,每战终究难免有人战死,如果真的无法避免,也请你们不要怪我,你们要相信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

将士们看着顾青那张平静却真诚的脸,一名年长的军士道:“我们当然相信公爷,公爷所谋皆是上策,自安贼叛乱后,大唐别的王师被叛军打得节节败退,唯独咱们安西军捷报频传,说明公爷是有真本事的,公爷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是对的,但有令出于公爷,安西军上下无不遵从。”

营帐内所有将士纷纷点头附和。

顾青拍了拍他的肩,沉声道:“但愿这场战乱快些终结,我要你们都活着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余下的时光,我安西军将士不会过得太差。”

…………

走出营帐,顾青又去了另外几座营帐,照例与将士们聊了一阵,这也是为帅者必须要做的事情之一,主帅要随时清晰地了解将士们的军心士气状态,对他们的疾苦和喜怒感同身受。

走了一圈后,已是中午时分,顾青顺便在营帐里与将士们一同吃了顿军中的伙食。

以顾青挑食的程度,军中的普通伙食对他来说太难吃了,但顾青在将士们面前却丝毫没表现出挑食的样子,吃得比谁都香,走出营帐后,四下无人时顾青才露出痛苦之色。

回到帅帐,顾青屁股还没坐热,后军主管账簿粮草的军需文吏来了,一脸苦相地告诉顾青,颍水一场大战,战后抚恤以及斩敌七万余的赏钱兑现后,军中原本有些勉强的银钱几乎告竭,就连昨夜顾青请全军将士的酒钱还是向邓州城刺史府赊借的。

顾青顿觉嘴里发苦。

养一支军队实在太烧钱了,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当初在龟兹城时顾青还颇有底气,因为他对自己赚钱的能力非常自信,然而现实转眼就狠狠抽了他的耳光。

太平时节养军队还算能支应,一旦发生战事,军队拔营开赴战场后,烧钱的数量就成倍成倍地增加,以顾青的赚钱能力,如今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此刻的他有一种率军落草为寇的冲动,无本买卖应该比正规军赚钱。

“欠刺史府的钱……就不必还了吧?”顾青厚着脸皮对文吏道:“军民鱼水一家亲,我们驻扎在邓州城外,保邓州城一方安宁,刺史府管我们吃喝,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

文吏惊呆了:“可……可以这样吗?”

顾青正色道:“世事一饮一啄,有付出就有回报,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文吏目光空洞,如同被催眠了一般:“是……是吧?”

“说话大声点,为何如此心虚?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欠钱不还,再过几日大军就要开拔,开拔之后这笔钱便永远赖掉了。”

文吏说话果然大声了:“公爷说的是!我们安西军保一方平安,邓州刺史管我们吃喝是本分,还钱?做梦!”

顾青欣慰地赞道:“好样的,你至少得官升三级才配得上你此刻这无耻的样子,你再去刺史府问问,趁着咱们还没开拔,看看能不能多借点钱出来,反正是赖账,少赖不如多赖。”

文吏昂首挺胸告退,顾青坐在帅帐内独自伤感。

“居然沦落到赖账跑路的地步,前世叱咤商场风云的人物,为何混成今日这般模样?”

腰间软肉传来剧痛,顾青惊怒扭头,却见亲卫打扮的皇甫思思正用两根纤细的手指掐着他的腰,正反三百六十度地旋转……

“妾身都听到了,堂堂县公,朝廷王师的主帅,居然打算赖掉一个小小刺史的钱,简直厚颜无耻。”

“住手!无耻的是这个世界,将士们为平定叛乱抛头颅洒热血,朝廷却连一文钱补恤都没有,除了赖账,我能怎么办?”

顾青老脸有些发热,怒道:“康定双不知在做什么,安西军入关已小半年了,他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指望他送钱来,安西军将士都饿成鬼了。”

皇甫思思瞪了他一眼,道:“你缺钱了难道不会问妾身吗?妾身这些日子不停在各个城池间做买卖,你从来都不问妾身挣了多少钱……”/p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抢婚长乐公主 因为怕输就全点攻击力了 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我是三国一谋主 造化诸天从红楼开始 我在大明得长生 魔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遮天之狠人时代 木叶之带土飞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