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 第七章:守门者

第七章:守门者(1 / 1)

“这里是死者世界与生者世界所处的分界点,而我的职责就是镇守于此。”

海怪每吐出一个字,仿佛都能让海水翻滚,让天地变色,以至于站在海怪头顶的安铃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耳朵,以免烙下耳背、耳鸣之类的后遗症。

“原来如此,难怪死者世界的海怪也很少有能逃到现实世界的。”

经过海怪的一番解释后,顾云恍然大悟。

这头海怪自称利维坦,拥有堪比天灾般久远的寿命,自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栖息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口,阻止生者与死灵之间的相互影响。

久而久而,这片海域便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禁忌之地,误入此处的生者或是死灵都再也没有能过回去的。

顾云忽然间又想了什么,继续询问对方,“对了,我之前见过一条长得和你有些像的海怪,那是你的亲戚么?”

据罗欣的反馈,那条蛇和她的相处十分融洽,在来到人类社会之后也并没有做出过分的行为。

不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与这个自称利维坦的海怪相比,那条蛇就和泥鳅一样渺小了。

“我没有、也不需要亲戚。”

利维坦孤傲地说道,“栖息于附近海域的死灵或多或少都会衍生出我的一些特征。”

死灵通过吞噬的方法完成进化,而在所有死亡海域的死灵眼中,它便是无法被战胜的神祇,从而也成为了绝大多数死灵的进化模板。

“那些懦夫没有胆量来挑战我,才会想一些旁门左道的办法逃离这里……小姑娘,你在做什么?”

利维坦的十几只眼睛同时一眯,不约而同地盯着拿出一个奇怪仪器不停对着它释放出闪光灯的安铃。

“你们聊,不要在意我。”

直到现在,安铃还有些不切实际的感觉。

利维坦是存在于传说中的海怪,而她现在竟然站在传说中的海怪头上和它交谈。

当然,她觉得他们之所以能融洽交谈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顾云刚才迎面一拳,打断了利维坦一排牙齿。

虽然断裂的牙齿现在已经被修复完毕了,但安铃总觉得利维坦说起话的时候还是有些漏风的感觉。

不过,这张合影绝对是传家宝级别的珍贵资料!

以后她可以直接把照片给自己孩子或者孙子,告诉他们“你妈年轻的时候曾经也是和利维坦谈笑风生的人”。

“好了,基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现在还剩下一件事要解决。”

顾云站在利维坦的头顶上,指着飘浮在黑色海面上的木屑——他们原本乘坐的木舟已经看不清原本的模样了,在方才那场战斗的余波中,这艘小木船终于不堪重负,七零八落地散得到处都是,此时更是连一块能站的木板都没剩下,“你就说怎么办吧?”

因为利维坦的缘故,他们唯一的交通工具损坏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船是你自己弄沉的吧?”

利维坦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顾云,要不是顾云和安铃要站到它身上来,它一直都处于死灵的状态,就算整个身体穿过这艘木船都不可能把它弄沉。

在它看来,木船之所以碎得如此彻底,主要原因是顾云刚才那一拳打得太狠,以至于拳风的余波摧毁了自己的交通工具。

用行话来说,“这事你自己得负全责。”

“嘿,做海怪也要讲道理。”

顾云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这怎么就成他全责了?

“你自己想想,如果不是你突然冒出来吓了我们一跳还准备咬我们,我也不会对你出手,如果我不对你出手的话,我的船也不可能损坏,这不明显是你的责任么?”

利维坦不甘示弱,“我刚才应该已经和你解释过了吧?我镇守于此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生者闯入死灵的世界,如果你要翻旧账的话,应该也是你们先闯入了不该来的地方,如果你们从未来过这片海域,我也不可能袭击你们。”

这利维坦……

居然还能说会道的!

顾云十分诧异,对方个头庞大,但脑子看来却一点都不傻。

但是作为讲道理领域宗师级人物,他又怎么可能在自己的看家本领上落了下风?

“不对,翻旧账也应该是你们死者世界的人先跑来到了我们的世界,带走了我一个朋友的灵魂,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我自然也不会不远万里地来到你们这找人,那你倒是说说,你作为死者世界的守门人,为什么让死灵轻易地跑去了我们的世界?”

顾云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也就是说,这件事的源头在于你的失职,在这个前提下,我来这里寻找友人也是合情合理的。”

“你所说的,可是哈迪斯的手下?”

利维坦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语气中也带上了明显的厌恶,“那群懦夫不敢来这里挑战我,只会躲在陆地上寻找旁门左道的方法离开这里!”

一直以来,它都对陆地上的死灵建立王国的事有所耳闻,人类无论或者还是死了,都会本能地分割势力,并为自己建立起一个庇护所。

然而顾云却对利维坦的说法并不满意,他冷哼一声,“既然你自诩死者世界的守门人,难道他不来找你,你就不去理会他们了?换做是我的话,早就去找他们算账了。”

“如果我离开这里,只会有更多的死灵逃到生者世界去。”

“嗯……你说的也算有一定的道理。”

顾云苦思冥想了一阵之后,说道,“既然大家说的都很有道理,那就各退一步吧。”

“怎么说?”

“我就不要求你赔偿我们的船了,你把我们送到岸边,我和安铃自己去找哈迪斯算账,这样一来咱俩就算扯平了。”

慢着慢着慢着!

安铃本来安静地站在一旁,可是这对话已经越来越不对劲了!

他们的目的本来仅仅是在这里找到姜琪问个清楚,里面可并不包含任何武力斗殴的内容,怎么现在这一人一蛇聊着聊着主线任务就突然间变成『解决掉哈迪斯』了!

“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顾云极具说服力的谈判技巧也明显让利维坦陷入了沉思,既然哈迪斯的手下先带走了顾云朋友的灵魂,那么对方的确有正当的理由来找那群人算账。

它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听到过如此具有说服力的理由了。

“成交,我把你送去到岸边,然后你去找哈迪斯算账……但是事还是要讲清楚的,这船明显是你自己弄坏的,我肯定没有义务赔偿你。”

………………………………

导师惬意地坐在岸边,手里捧着一本漫画周刊。

按照惯例,接下来他将会有长达七天的假期,就个人而言,他绝对是两个世界加强互通的支持者——别的不说,自从他们创造出逆向传送法阵之后,越来越多的外来品涌入了这个世界。

而他在哈迪斯大人的推荐下,也喜欢上了和漫画这种娱乐方式。

平时碍于要训练学生没有时间,这七天一定要把前段时间落下的内容全都补完,他已经受够了每次和哈迪斯大人聊天时都被无情剧透的感觉了。

“嗯,原来X魂界是这么一回事啊。”

导师一边翻阅漫画一边喃喃自语——这部漫画倒还真像是他们这里的人画出来的,设定做得有板有眼的。

然而下一秒,他却突然一滞。

前所未有的能量波动正在不断迫近,平静的海平面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悄然毕竟了。

在这股力量的牵引之下,脚下的地面猛烈地震动了起来。

熟悉而又不详的感觉顷刻间涌上了心头,他当即收起了漫画,一把银白的镰刀被他紧紧握在手中。

如果他的预感没有出错,这令人心悸的能量……

应该是利维坦没错。

为什么利维坦会出现在安全线之外的海域!?

导师下意识地想到了刚刚出海不久的学徒们,可如果迫近的真的是利维坦,那些学徒恐怕在一瞬间就已经成为了对方的养分。

现在已经不是考虑那些学徒的时候了,眼下面对的问题是,他能不能将利维坦离开安全线的消息带给哈迪斯大人。

身为超一流的死神,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恐惧过。

那似乎是书写在他灵魂每一个角落的,面对天敌般本能的恐惧。

他怀疑自己转身逃离的第一时间,利维坦便会一口将他吞进肚子里。

不知过了多久,海平面终于发生了变化,刹那之间,整个海平面仿佛陡然间上升了数米,回过神时,导师看见了那十几只猩红的巨大眼睛。

利维坦!

比他想象中更加庞大恐怖,甚至让他产生了自己正在被整个海洋审视的错觉。

面对这样的怪物,他甚至连与之战斗勇气都失去了。

“到站了。”

利维坦只是一开口,迎面而来的腥风血雨便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吹飞出去,“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应该就能抵达他们建立的王国。”

只是……

这利维坦究竟在说些什么?

“谢了。”

听到陌生的声音,导师这才注意到从利维坦头顶上走到岸上的青年,以及青年身后面色苍白,看起来像是晕了船的姑娘。

生者?

不但通过了死亡海域,还被利维坦亲自送来岸边的生者?

导师呆滞地看着下了岸的青年轻轻拍了拍利维坦的脑袋以示友好,“你办事很有效率,我得给你个好评。”

最新小说: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我不讲武德 次元书娘 玩家请上车 没有我开不了的团 冠军少帅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LOL:装备只出技能急速 我的预读不是挂 征战魔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