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重生嫡长女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找云嫔要人

第三百二十一章 找云嫔要人(1 / 1)

翌日一早,陆观澜还没等阿梨进屋便已起身。

阿梨进来的时候,见陆观澜已然在妆台前坐下,正梳着头。

便立刻端着水盆上前道:“奴婢还怕起早了您没醒呢。”

陆观澜闻言笑了笑,伸手掬了水净面。

梳洗完后,还没等用早膳,陆观澜便径直阿梨出了府。

这回走的是正门,陆秉言不在府中,能盯着陆观澜的人也没几个,至多不过是陆经竹和闲来无事的周素素,陆观澜便不甚在意。

如今她是否出府去,又是去作何,陆府上下恐怕除了陆秉言能过问,便没有再敢多言的旁人了。

直到坐上马车,侧帘被风吹起时,陆观澜感觉到后面似乎有人跟着。

也不是当真发现或是瞧见了什么,只是直觉罢了。

只是不管谁人跟着她盯着她,总归她今日要见的人也好,要做什么也好,都同李尽沾染不上分毫关系,也不会让有心人有机可乘。

马车后,言却一跃而起上了屋顶,静静注视着陆观澜马车去路的方向。

陆观澜竟亲自出府了?

想着,言却又从房顶上跳了下来,直奔琨瑜府而去。

同苍和禀报完陆观澜的动向后,本以为苍和会让自己继续跟着,谁知,苍和却从椅子上忽然站起身,也没说半句话,便往外走。

言却见状便是一愣,当即问:“殿下,您这是······”

苍和回头,“你不用去了。”

言却闻言颔首,立刻驻足。

主上这是想亲自查探?

他似乎还从未见过主上这般亲自去追查过什么人,也没有要他在身边跟着。

着实是——有些奇怪了。

————————————

“云嫔娘娘,奴才是受陛下吩咐来带走云丽姑娘的,您这不放人,奴才回去也不好交待啊,”赵全在云嫔面前弯腰赔笑着,余光瞥了瞥一旁的云丽。

云丽垂着头,一言不发。

云嫔眉头皱起,“陛下昨儿还答应了本宫,不在众人前罚这丫头,怎的今日就打了本宫的脸?本宫且问问你,是不是淑嫔那里又说了什么?”

想到昨日皇上本说晚些时候再来看自己,岂料她等到晚膳十分,还没见皇上的人影儿,再遣人去问才知,原是去了锦华宫,留宿在锦华宫了。

一想到这个,云嫔就气得不行,可今日一大早赵全还来讨云丽走。

如此传出去,岂不是都知道她云熹宫的奴婢犯了错,惹了皇上不悦,这才叫皇上连她的脸面都不顾,竟还冷落于她了?

想到此,云嫔的目光落在云丽身上。

这死丫头,从前做事仔细小心,瞧着也是个聪明的,原想着从小带在身边,该最是可心的,谁知还能惹出这样的麻烦来。

若非一时找不到知根知底的大宫女,便早把这丫头给打发了。

从前在陆府的事儿没做好,也没替她好好拉拢陆观澜,如今还惹了皇上连她这里都不来了。

云嫔越想越气,可到底云丽还是她云熹宫的奴婢,赵全想要讨人去,还不是那么容易。

赵全见云嫔不肯放人,脸上也是为难不已,“云嫔娘娘,这陛下有令,奴才若是不照办,恐怕这脑袋就要搬家了啊。”

云嫔冷哼一声,“本宫哪儿还管你脑袋搬不搬家,只是这云熹宫的人,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带走的,若是皇上想要惩处,你同皇上说,让皇上亲自来与本宫说。”

“这——”赵全一脸无奈。

云嫔这蛮不讲理的性子虽说也不是一两天了,可从前若是惹得陛下不悦的事,云嫔定能当机立断。

今日眼见着不肯放人,这分明是怕外头人看笑话罢了。

这些主子们闹起来的事儿,受苦的还是只有他们这些奴才。

赵全实在无奈,正想就转头去同皇帝如实禀报了。

蓦地,殿门外传来内官通报,说是淑嫔来了。

赵全刚要转身的动作一顿,只是回头朝殿门处走来的淑嫔行礼。

“奴才见过淑嫔娘娘,”赵全一脸的笑,好似见着救星一般。

云嫔本就气这淑嫔,这会儿见着淑嫔来了,面上更是难看。

淑嫔的肚子如今还未多么显怀,原先的身段便很好,如今看来也没见有什么大的变化。

“给云嫔姐姐请安了,”龄婵笑着上前朝云嫔行礼。

一旁的龄虞赶忙跟上前去扶住,轻声叮嘱,“小心着些啊。”

龄婵轻轻一笑,随即抬首看向云嫔。

云嫔冷眼望着龄婵,脸上顿时一副阴阳怪气,“哎哟~本宫可受不起淑嫔妹妹这般礼,若是肚子里那有什么好歹,岂不是得把本宫打成了罪人。”

龄婵闻言只是面上浅笑道:“云嫔姐姐说笑了,这月份不大的,多走动走动也是好的,就算真有什么,只要不是云嫔姐姐动的,又岂会怪到云嫔姐姐身上?”

云嫔一听这话,脸色更黑了,“淑嫔妹妹不在宫里歇着,这大早的跑来我云熹宫做什么?难不成是闲来无事,散步散到本宫这里来了?”

龄婵看了看一旁的赵全,道:“说来也是妹妹的不是,听闻云嫔姐姐近来用了一味美容养颜的药甚是管用,听说是云丽去取的药,便想着找云丽问问药方,谁知昨儿也就随口那么一提,皇上今日就让大总管来召见。”

龄婵说着,轻轻抬手抚了抚鬓,继而又看向云丽。

云嫔将这话听在耳中,气得简直恨不能一把撕烂这眼前这贱人的嘴。

什么叫“随口一提皇上便让人来召见”,这分明是在告诉她,她淑嫔不过是随口一说的事,却叫皇上放在了心上,还来云熹宫大大方方的要人,这样毫无顾忌地打她云熹宫的脸。

偏巧这淑嫔还一早便来此耀武扬威,分明就是在同她炫耀。

赵全在一旁却是听得一愣。

陛下因何缘由召见的云丽,自己当然是知晓的。

只是却不知,这淑嫔为何会来此,还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是陛下首肯了?

只是想着毕竟是陛下的事儿,再如何也轮不到他一个做奴才的说话,一切都静观其变地照做便是。

云丽也是心里嘀咕。

昨日便是在锦华宫偏殿见的陛下,这会儿又是淑嫔前来要人,难不成,淑嫔当真什么都知道?

在陛下面前,淑嫔已经重要到这般地步了?

云嫔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一心只想着如何在淑嫔面前找回脸面。

就这样顿了半晌,云嫔才忽然一笑,扭头冲云丽道:“云丽,既然淑嫔说想用本宫的药,你熟悉本宫,那你便去为淑嫔取吧。”

说着,又看向龄婵,“淑嫔妹妹,有些东西,本宫也不是非要不可的,既然淑嫔妹妹求着要,本宫赏你便是,又何必像个宫外头的无知怨妇一般,在皇上面前哭哭啼啼地讨要。”

云嫔这番话不过是趁一时口快,龄婵本就不在意,闻言也只是一笑,颔首道:“那妹妹便多谢云嫔姐姐了。”

话毕,一转身,带着一旁的龄虞又走了。就好似特意来给云嫔添堵之后,便云淡风轻地又离开一样。

赵全见状,连忙冲刚抬起头的云丽使了个眼色,也跟了上去。

云丽似乎还能为难,回头看向云嫔。

云嫔此刻的脸色是绿的,要知道,换做丽妃那等人,听见她方才的话,怎么的也得脸色变上一变的。

可淑嫔却一点儿没变,那便是说,对她说的话自始至终都不曾在意?

这个贱人,究竟是嚣张到了何等地步。

可偏巧皇上就是这样护着她,如今就连自己去皇上的面前说,都不予理会了。

见云丽扭头看向自己,云嫔道:“怎么做你应该知道。”

云丽闻言颔首,“奴婢知道了。”

说罢,也跟着离开。

出了云熹宫,龄婵便上了步辇。

赵全和云丽跟在步辇后头,都朝着锦华宫而去。

直到入了锦华宫,龄婵才称说累了,转头便进了内殿。

云丽以为还是在此等着皇帝,却听一旁赵全道:“去把衣裳换了,换好了衣裳便去朱华门等着,自有人带你出宫。”

云丽点头,随即跟着锦华宫的一个宫女去了一旁换衣裳。

————————————

墨园内,陆经竹听萍儿说陆观澜又出府去了,倒也没有诧异。

陆观澜总是这样爱往外跑的,她如今倒是一点儿不好奇了。

无论陆观澜想做什么,也不过是大限将至前的最后挣扎。

她不是仗着从前皇后喜欢她,对她诸多夸赞吗,若是皇后李家都倒了,她背后还能有什么靠山?二皇子成墨?

那对母子也没什么好日子了。

陆经竹想着,正涂着蔻丹的手指微微颤了颤,一点儿鲜红便染了出去。

萍儿连忙就要掏出手帕擦拭,陆经竹却抽回手,静静看着手上的一点殷红。

“萍儿,你说这点红,像不像人身上的血啊?”陆经竹没由来地忽然这么一问。

萍儿闻言都不禁一愣。

当即抬眼朝自家小姐看去。

也不知怎的,如今她越发觉着,自家小姐甚是疯魔了,像是为着置大小姐于死地,什么都不顾了。

最新小说: 美剧之我是弗兰克老爹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浪姐从抽盲盒开始 重生之表姑娘要造反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兽世霸宠:嫁个兽夫生崽崽 一吻当婚 炮灰女配不干了 我家娘子甜又圆 封少今天给太太撑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