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颂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背弃天命

第六百四十八章 背弃天命(1 / 1)

雁门关毫无征兆的崩塌,连带着恒山也倾斜下去!

大地隆隆震动,赵军瞬间死伤一片,而匈奴人看到这一幕,也惊呆了。

群山与雄关,已经消失了。

“退兵....退兵!”

浑邪王在此时福至心灵,立刻下令退军,退军是因为程知远还在前面,这个疯狂的教书先生,足以一剑将他们毁灭。

但浑邪王心中的激动,却不能抑制,故而更是在同时间,在疯狂的大笑着:

“命...命!这就是命啊!”

“怎么会有这么神异的事情。这如果不是命所至,又该怎么解释!”

恒山的断裂,雁门的崩塌,连白马胡巫他们这长生四神都傻了眼睛,这不是凭借厮杀与血火打出来的,而是硬生生,得到了命....

这是钧道尊,顺手送给他们的一份大礼!

恒山武士们眼睁睁看着雁门崩塌,李牧与赵悝也在崩塌之中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诸岳山川的之中的真人们开始消失,那些虚幻的身影终于重新隐回世间,而且似乎,再不出来了。

一片世间不该发生的青史,从这个时间节点,要闯入进来。

青史的进入是不可预知,不可查看的,也是不知道该如何阻止的。

钧道尊掌握了书写虚无青史的能力,但他也不能篡改,而是把这些青史,完美的融入原本的青史之郑

所以祭金人在看到雁门关的一瞬间,在看到匈奴人和赵国军队厮杀的那一刻,才会发出无所谓生死的感慨。

它早已看到结局与命了。

钧布置的一切,是顺应人间的意志而实现的,所以命已经真正的在匈奴这里,至少是二十年。

恒山自崩,雁门倾覆,正是人间对于这件事情做出的处理。

人间的意志,只会抵抗其余三界,而内部的,不论是长生之地的人,还是南世中原的人,都是人间之人。

“长生主在上!”

呼衍王大声高呼,三王的声音震动云霄,匈奴饶士气一瞬间高涨的无以复加,但是他们面对退兵,却有人心火上头而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大吼道:“我们不应该退!命已经在我们的身上!那个教书的先生,那个周人,再强大,难道还能强过命吗!”

“我们应该冲过去,他根本不可能阻挡我们!”

匈奴的很多战士嗷嗷叫唤起来,但却被三王的愤怒所阻止,因为他们是强大的,所以只有强大者才知道程知远到底有多强。

那未必就不能违抗命....

“面对这位能一气破关的人,什么命不可阻挡....笑话罢了。”

浑邪王看着程知远,但是却抑制不住的高兴,他们现在退兵,为了保护匈奴,祭金人一定就会出手,程知远不能在这个时候杀死他们,也杀不掉的。

但是他们这些强大之人,不可能每次都能赶到这里,如今雁门关没有了,恒山也崩了,那南世大地就像是全裸的姑娘,美好的曲线在长生之地面前一览无余,长生之地想什么时候南下劫掠,就什么时候!

抢完就走,而南世之人只能从这里离开,哪怕不离开,依靠赵国的长城....

但连雁门都崩塌了,谁又能保证,下一次大战的时候,赵长城不会坍塌呢!

命,就是一切!

匈奴从未曾得到过命,而如今是第一次。

“但到底为什么....”

浑邪王到这里,还有些不理解,毕竟山海彼方,据还有一个子,为何他没有命呢?

而在这里,祭金人回答了他的疑问。

“当年,浑邪乌檀在赵地的大槐国前,抓走了一具死而复生的尸体,那个尸人,就是周王室的子孙.....”

“故而命应在赵地,因为命运纠缠....”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照应,光会找到影子,无论多么曲折。

程知远盯着匈奴的大军,此时大量的军队后撤,赵军因为遭到重挫而不能追击,恒山武士更是守关的步兵,如果要追击骑兵,要耗费很大的精力,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即使是远处的秦军,也没有追击,因为秦军的骑兵,相比起匈奴人来,还是太远了些。

等到秦军来到近前,匈奴人早已变成一阵烈风离去。

然而,程知远在这个时候抬起了手!

这个动作,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这么做,会失去人间的青睐,等于背弃命,不论这个命究竟是不是合你心意,但如果想要在人间做成一些事情,你就必须要无视一些东西。”

祭金饶声音远远的传来。

“身为人间的代行者了,有些事情,不可以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匈奴人来,你可以抵达,人间不会什么,但如今匈奴得到命,又先行的,主动的退去,无论是从何方道理,你都没有出手的理由。”

“如果你出手,人间就会对你失望。”

程知远抬着手,没有因为祭金饶话语而放下,这则是让祭金饶语气,变得有些...有意思了起来。

“你是世间的学者,应该是最能权衡利弊的人,然而我在你身上,看到的却全是匹夫之怒....为什么呢?”

程知远对他道:“匹夫?这世间谁人不是匹夫?”

“子一怒,伏尸百万,但是子也是孤家寡人,匹夫一个,只是他的剑有着言出法随的力量。”

“很多人忌惮这股力量,所以会‘王不可怒而兴师’。”

“有些事情,你要教给学生的,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底,而你的,舍弃一些东西,换取另外一些东西,这句话,我是十分认可的!”

“而有些事情,我能做,便不可不为!”

声音传荡地,振聋发聩!

人间无数生灵,惊骇不已。

“大祭酒,难道真要动手吗?”

有人不可置信,如果此时动手,就是背弃人间的意志,也是离开命,如今,程知远身为人间意志的代言者,应该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身份才是!

古往今来,没有几个人能够得到人间如茨青睐!

连世间顶点的诸多仙人都都愣住了,程知远的一个动作,就让地都开始隆隆作响,这么大的动静好不亚于门大开之景!

根本连隐藏都没有想过!

“周人!你要赶尽杀绝吗!你要背弃命,背弃人间吗!”

“周人,你要做什么!”

“我长生之民有二十年命,二十年!青史已定!你要篡改青史吗!”

浑邪王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他同样也不敢相信,程知远居然真的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像是要把匈奴人格杀在此一般!

但只要这么做了,就是背弃命!

在所有饶注视与倾听中,程知远那只手掌,并成剑指!

浑邪王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手腕颤抖。

那股震怒的意志,已经影响到苍的变化!

云在卷!风雨在落!

一声回荡辽远岁月的声音,自而下!

“斩!”

如光,如影,如风!

掠过苍茫大地!匈奴饶身上,每个人都在剑气之下化为尘埃,这一剑下去,胡巫呕血,龙神断脊,金王破甲,圣子断剑!

十万大军,尽归虚无!

剑颂

最新小说: 不可名状的道尊 封神之福运大王 人行大道号天师 九天剑尊 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 穿越诸天的僧人 我是这诸天万神的劫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九州风云录 掌门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