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王爷在线撩妻 > 第六十一章 暗杀

第六十一章 暗杀(1 / 1)

“有事?”裴源侧过身子问道。

流觞点了点头,阿金走时曾去他的房中看了看他,从父亲那里得知现今朝堂上的暗涌以后,他担心王爷此次离京会遇见危险:“王爷,流觞陪您一起去,您一直隐藏身份不便动手,流觞可以保护你。”

“你不是答应本王要保护佳禾姐姐,若是你走了,谁能护她周全?行了,我会给你送信报平安的,你也知道我的实力,不必担心。”裴源送人出了门口,看看他一脸纠结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这个孩子曾经为了父亲的地位低他一等,总是看他各种不顺眼,现在确是事事以他为先,可就像沈佳禾说的一样,他到底也还是一个孩子,自己怎么能让他跟着一起涉险。

涉险?裴源想到这冷笑了一下,宫里面的那位想要对付他应该已经筹划很久了吧,就像当年他们筹划陷害母妃一样。

他的思绪在这个夜晚飘回幼时的那一天,那个他一辈子不敢也不会忘记的一天,从那一天开始他从骄傲的皇子变成富家公子还不如的尘土,但也是从那一天他瞬间长大。

那时的皇上还未登基,太后还只是父皇的一个贵妃——晏贵妃,那时候她还怀着孩子,太医给她确诊的时候红霞满天,钦天监的人说她这一胎必定不凡,还未出生就有祥瑞护体,很是得父皇和皇太后的喜爱。

裴源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很好,阴云密布,眼看着很快就要下雨了,可巧的是晏贵妃走进他母妃的寝殿以后,大雨就落了下来,他则因为下雨了不能出去玩,只好带着宫女太监在母妃的寝殿里玩捉迷藏。

他躲在床底下等着他们来找自己,可是却看到了至今回忆起来都冷到牙齿打颤的一幕,晏贵妃本是跟着母妃说话,他看不见她们的上半身,却能听见她们的声音。

本是要出来问安的,可是还未等出来就见晏贵妃自己伸脚勾了凳子,然后嘭的一声就摔了下去。

随后就是宫女嬷嬷们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和晏贵妃痛苦的呻吟声,再过一会呻吟就变成了对母妃的指责:“你为什么要害我,我并未有跟你争宠的心思,你何必要连我腹中的孩子都要残害,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啊!”

他想出来大喊不是这样的,他要反驳晏贵妃,然后让她闭嘴,可是母妃不知怎么瞥眼看见了他,在哭着跟晏贵妃辩驳的时候,伸脚将他往里面踢了踢。

大雨下了一整天,晏贵妃被宫人们送回了自己的寝殿,而母妃被关在了屋子里,晚间的时候雨停了,可他再也没有了要出去玩的心思,他拼命的在母妃怀里挣扎,要去找父皇说个明白。

“孩子听话,你要答应母妃,以后不管如何都不要去跟晏贵妃斗,母妃只想你能平安长大,若是有幸能当个闲散王爷则是最好不过了。”母妃摸着他的头,那时候已经是预见了结局。

他只看见皇太后宫里的大总管送来一小杯酒,然后他就被母妃身边的宫女带出了寝殿,从此以后天人相隔,他再也不能偎在母妃的怀里听她说故事了。

没了母妃的存在,也让那些人暂时忽略了他,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威胁力,何况当年的晏贵妃并不知道他了解全部事实真相,因此他才能得以在那吃人的皇宫存活下来。

可是这样孤寂着在仇恨之中长大,他一点也不觉得庆幸,他痛恨那个时候弱小没用的自己,痛恨没有能力保护家人的自己。他此时觉得眼睛有点涩,可眨了一下并没有眼泪流下来……

皇宫里皇上批阅完奏折以后并未回自己的寝殿,而是去了太后的九鸾宫。

皇上已经很久不来这里了,看着跪坐在蒲团上的太后,杂乱的心思定了一下。

太后见他眉心微皱,脸色郁结,便主动开了口:“你许久不来跟哀家请安,今日这么晚过来是为了澍儿的事?”

皇上上前一步亲自将太后从蒲团扶起:“母后想必已经知道了。”

朝堂上的分歧早已经传进了后宫,何况太后也有自己的耳报神,这一点皇上心知肚明但也不会过度干预。

太后冷哼一声:“当年我费尽心思才能扶你上位,若是现在因为澍儿能力太差,就让别人坐了这个位置,皇上,你自己能甘心吗?”

看着皇上面上神情微闪,太后又冷笑起来:“皇上大约心里早有主意,不过是到母后这里吃一颗定心丸的吧,还是说皇上心里还有别的想法?哀家早年斩草未除根就已经后悔万分,如今皇上是要走哀家的老路吗?”

皇上心头一怔,不敢再隐瞒心思:“朕只是觉得凌王心思简单,或许留着还有用。”

太后已经拿了佛珠在手,只闭着眼睛坐在红木椅上诵经再不答话,皇上也只好拱手行礼告辞。

他的皇位来之不易,自然不愿拱手让给他人,若是裴源能像裴浩一样,只安心替自己办事不露风头,不去当澍儿前行的绊脚石,他或许还能留有一丝善心,可现在不可能了。

他唤来贴身的大总管指着面前的几个人吩咐道:“明日里跟着凌王去办差的几个侍卫有其他安排,你去带着这几个人将他们替换下来。”

看着大总管将人带出去,一炷香以后回来禀告事情已经安排妥当,皇上躺在床上才能安心的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裴源和裴浩翌日一早是在程亦铭的衙门里集合的,皇上分派的侍卫全部在这里等着两位王爷整队出发。

队伍里换了几个面生的侍卫,裴源在清点人数时就发现了,可能皇上不知道他可是一早就将先前的侍卫摸了个清楚,这会临时换人,怎么能不引起他的警觉。

可裴浩在问他是否有异样的时候,裴源只是摇了摇头并未多说,而在出城以后跟阿金派出来的暗卫接应上以后,才将那几个可疑的人一一指给那些暗卫知道。

暗杀行动是在途径驿站换乘马匹之时开始的,侍卫们被裴源指派去跟着驿站官员挑马,之前几个面生的侍卫却在跟着走了几步以后突然折返回来对着裴源就举剑刺过来。

裴源早已有了防备,感觉到动静以后就开始往后退,因为并不清楚杀手是不是已经全部出现,裴源不好展示实力,只能一个劲的躲藏,所幸他脚下功夫不弱,一招一式全部躲过去了。

衔远阁的暗卫已经现身,而裴浩也在听见动静以后从里面跑出来,对方几人的功夫本就不算上乘,人数也少了他们很多,很快就被暗卫和裴浩生擒了。

“小心!”裴源刚刚出声,可是已经晚了,这几个杀手嘴角已经流出黑血,生还无望了。

裴浩抬手捏开一人的下巴,看了一眼皱眉道:“死士,牙齿里藏了毒。”

人已经死了,裴源也不欲过多纠结,反正他多少已经猜到是谁耐不住性子开始对他动手了。

见时间已经被耽搁的不少,裴源将几名暗卫安插进侍卫的队伍里面,便开始宣布赶紧赶路,直觉告诉他杀手还没有清理干净,一路上也就不再跟裴浩谈论此事。

裴源被皇上调离京城办差也只是暂时的,若是他侥幸有命回来,康王还是要被他踩得死死的,皇后不得不考虑在这段时间如何替自己儿子挽回那失去的名声,最主要的是先防止他再度后院起火。

她思虑再三,派了连嬷嬷带着一马车的补品和礼物浩浩荡荡的去了康王府。

可连嬷嬷自始至终都是一副严肃的面孔,让琴小双在收下礼物的那一刻心情也是极度忐忑的,果然在最后一件礼物被搬下马车以后,连嬷嬷就对着她沉声开口了:“侧妃娘娘,皇后娘娘有几句话托奴婢带来,现在可否借一步说话。”

“侧妃娘娘,皇后娘娘说了,如今是多事之秋,王爷又是到了紧要关头的时候,您还是安安分分的等着生下孩子,切莫多生事端。”连嬷嬷站在里间面无表情的转述着皇后的话。

琴小双咬了咬牙,半天没有回应,连嬷嬷抬着眼皮看了她一眼,又忠告了一句:“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强求不来,若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损害到了王爷和皇后娘娘的利益,侧妃娘娘该知道后果吧。”

琴小双阴狠的看着连嬷嬷走出自己的院子,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不明白,可是皇后娘娘凭什么看不起她,又凭什么说她要想要的东西根本不是自己的。

终有一天我要站在最高的位置,将你们这些人都狠狠的踩在脚底下,琴小双暗暗捏紧了拳头,脸上的狠厉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成温柔如水的模样。

裴澍正从门口进来,路过那些捧着礼物的丫鬟们,笑着看向琴小双:“这是母后派人送来的?看来母后现在很喜欢你。”

裴澍虽然最近还是会想起沈佳禾,可他已经为了琴小双将她休了,名声还变得那样差劲,为了要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他现在对琴小双比以前更好了。

最近又受了皇上的鞭策,除了照顾琴小双,剩下的时间就都放在了处理政务上面。

琴小双下了台阶,隐去眼底的不快,只笑着回道:“是啊,可见皇后娘娘心里还是有臣妾的,臣妾只盼着孩子赶快出生,好哄着皇后娘娘高兴。”

被裴澍扶着回了屋子以后,琴小双坐在榻上也没松开裴澍的手:“说起来王爷和皇后娘娘提过要将臣妾册封王妃了没有,如今皇后娘娘看在孩子的份上,很喜欢臣妾,想来只要王爷提了,皇后娘娘也会答应的。”

裴澍抬眼看着琴小双,原本和煦的面色逐渐冷了下来,可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琴小双心乱如焚,可裴澍这个样子,让她也不敢再提只能作罢。

另一边沈佳禾听说施向杰来给姐姐送东西,想起裴源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便带着丫鬟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

她将这些话跟施向杰隐晦的提了提,若是他听不懂,等回去以后告诉施家二老,想必他们也会明白裴源的担心。

想到裴源,沈佳禾便忍不住开始担心,白薇见她脸色不好便安慰道:“王爷才智过人,想来会早早治理好洪涝回来的。”

沈佳禾点点头,可是她担心的又哪是治理洪涝,她担心的是他身边那些汹涌的暗潮啊!/p

最新小说: 极恶巨龙 从灭族之夜开始 海贼之战国无双 日月永在 食物链顶端的佣兵 逆天好运公子白 柯南之苟到黑衣组织覆灭 斗破之三生灵帝 这个皇兄太阴险了 开局绿胖锤爆斗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