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123、曾经沧海难为水

123、曾经沧海难为水(1 / 1)

这是盗版,请到“”订阅支持作者

再怎么强调人人平等。

法律上也标明了价码,几百块的小东西连立案都没有,哪怕对穷人来说那是要命的宝贝。

而对赵德柱来说可有可无的这个球包,却能立刻引来好几辆警车,闪着警灯如临大敌的连夜停在宿舍楼底下。

市警察局刑侦大队,区分局,辖区警署,能来的都来了,有一队找不到地方还给赵德柱打电话。

赵德柱把来龙去脉解释清楚:“我是南云高尔夫俱乐部的员工,也是学院03高尔夫班的班长,香港客商赠送给我的一套价值五十万元进口顶级高尔夫球具,这是货运订单短信,货运公司有保价价值可以查……”

嗯,一万多的手机,似乎也能证明这套球具的的价值不是空穴来风。

反正便宜不了。

金额高,事情就处理得雷厉风行。

几个室友立刻被分开单独询问,现场勘查细致入微。

刘江涛他们在提出自己看法怀疑的同时,还得证明自己的清白。

赵德柱自己反而是最简单的,他从早上七点过就离开寝室,晚上回来才发现东西不见了。

开着辆捷达王回来。

警察们都用有点复杂的目光打量这个富二代吧。

负责的警长不带有色眼镜,询问赵德柱有什么需要提醒的注意点没。

赵德柱已经在宿舍门口站了好一阵,看周围宿舍楼窗户、阳台、走廊上伸长脖子的男女生。

指了指其中一栋:“因为嫉妒心理,来自能源委培的一部分男生曾经还想合伙揍我,这事儿在我们警署也是报案并且来人警告过,我都回避了,现在大概率还是他们以为恶作剧偷走球包就能让我折腾着急吧,最好的办法是我悬赏五千块,让那栋楼的所有人来报告领赏,一定马上搞定。”

警长都不得不抬眼看看这某二代,很不想搭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钱来衡量搞定的,小伙子!”

转身到自己的警车旁边,打开喇叭喊话器,对着周围咳两声:“同学们,刚刚接到报案发生了一起金额非常巨大的盗窃案,我们必须破案抓住嫌疑人,量刑标准是十年有期徒刑到无期徒刑,如果现在主动投案自首,如果是从犯跟随协助作案,才能得到法官的酌情宽大处理,我再说一遍,这位盗窃高尔夫球具的同学,你已经犯罪了,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犯罪,十年有期徒刑起步,任何协助藏匿、毁坏赃物的同案犯也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最后一次机会了……”

红蓝两色的警灯,在校园宿舍间闪烁不停,夜空中回荡着警官严厉的声音,被电子元件金属化以后,带着冷冰冰的震慑力。

还录音,能自动重复!

刚才还喧闹好奇的宿舍楼安静极了。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

警长回头示意自己的下属:“你现在很可能错过了投案自首的机会,现在请这栋楼的同学,依次下楼,我们要对宿舍进行排查……”

但实际上全副警械的工作人员,注意力却不是在找东西。

十八九岁带着各种各样表情的男生们陆续趿着拖鞋下楼来。

被要求在一楼楼道里面排队。

然后挨个儿,单人走进门卫室讲述自己一天行程。

外面的喇叭还在回荡着录音:“数额特别巨大的盗窃案,主犯十年有期徒刑起步,任何协助盗窃、藏匿、转移、毁坏赃物的同案犯,也会受到法律严惩,只有坦白才能从宽处理,抗拒从严,包庇、隐瞒、知情不报者……”

这就叫心理震慑。

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有几个经历过这。

连跟警察叔叔打交道的经验都没有。

真天不怕地不怕的横人,也不用来读野鸡大学了。

哪怕有个别缺心眼,也挡不住其他人内心害怕。

所以在长年和罪犯打交道的刑警面前,十多分钟后,就有人绷不住,竹筒倒豆子的交代了这个自以为是恶作剧的行径。

带头两人,正是上周主动找赵德柱挑衅要单独谈谈的那帮委培生之首。

整整几天找不到机会收拾赵德柱,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的他们颇为丢面子。

正好今天早上看见赵德柱空着手上了大巴车,连平日随身携带那支打架的七号杆都没带。

大家准备双节棍啥的都是武器,被保安发现都要收缴。

偏偏这孙子随时带着球杆都理所当然。

就邀约起偷拿了再说,以后揍他也方便。

但千不该万不该,撬开这边宿舍门以后,东张西望的他们发现了这个看起来就很高档的球包。

拿一根,人家还有十几根。

何不干脆拿了让他没辙?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拿一根真的可能只是个恶作剧,赵德柱都拿他们没办法。

但拿一包,量变终究会产生质变了。

所以按捺不住投案自首的,正是在楼下望风的同伙。

本来只是个小事儿,站在楼下抽根烟,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大案从犯?

有了突破口,整个案情迅速水落石出。

被丢在学院围墙外水塘里的球包,连夜捞上岸。

和八个戴上免费双手表的参与者一起,当晚就带去了警局。

整所西南城市学院的学生,都在宿舍窗口、阳台、楼廊上围观了这个可能终生难忘的场面。

也许就在这一夜之前,他们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冠以:“还只是个孩子瞎胡闹……”

这下终于明白,要为自己做的任何事情负责了。

赵德柱看眼满是泥污的球包,确认是自己的东西,点点头就回去寝室睡觉了。

留下全体学生在各自寝室,带着各种情绪激动的讨论了一晚上。

有几个听闻此事,却没有参与的家伙简直庆幸自己擦身而过。

连刘江涛他们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只有赵德柱一到早上七点,就闹钟起床去锻炼身体。

二十个女生一个不少的,也陆续跟上。

娇喘吁吁的李媛媛没忍住询问:“你那包球杆真很值钱呀?”

赵德柱点头:“朋友送的二手货,但绝对不是阿姨送的。”

女生们就哧哧笑。

沈佳凝担心:“会不会太得罪人了。”

高雨欣趾高气扬:“得罪人?他们做错事,还担心得罪人?”

赵德柱也是这个态度:“做错就得认,打脸要立正。”

谁来说话都一样。

从上午开始,校门口就车水马龙了。

高中毕业十八九岁,恰恰就是过了刑事责任年龄,要为自己做出的一切负责了。

对于这些收到消息的家庭来说,肯定是晴空霹雳。

甚至连警方都没有义务通知家人。

这才刑侦立案阶段。

而是同班同学或者有些在单位就相互认识家长的关系,有手机的打电话,没手机的到第二天早上才联络上。

有些家长是从几百公里外的能源单位赶过来。

找到校方第一反应,居然大多数不是认错忏悔,而是哭爹喊娘的抱怨学校没有教育好。

更有在其他同班同学指认带路下,来找赵德柱威胁:“你如果还这样不懂事,小心你走不出江州!”

赵德柱是吓大的:“啊啊啊,您是哪位同学的家长,我一定特别报告给政府,没他事……”

等人家报了名字才变脸:“嗯,稍等我打电话给警察局,说一下……喂,妖妖灵吗,我这里有个事情,这位同学家属来威胁我走不出江州……”

讲法律的人,就是这么有恃无恐啊。

有些可能在小地方或者单位里山高皇帝远习惯了。

还想撸起袖子动手教训这个小屁孩。

高雨欣稳稳的举着那个数码相机在旁边拍照摄影,一圈女生都看着。

没辙的家长们只能找校方施压。

龙楚雄必然来找赵德柱谈话:“差不多就行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赵德柱笑了:“他们带着钢管、双节棍、板砖要收拾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去跟他们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时候出来装老大,滚一边去,你没资格。”

龙楚雄没想到:“你,你怎么跟我说话?”

赵德柱还是笑:“从你昧了我两万块钱劳务费开始,你就失去了我的信任,滚!”

习惯斤斤计较的龙楚雄发现,自己这次好像亏大了。

高雨欣稳稳的举着那个数码相机在旁边拍照摄影,一圈女生都看着。

没辙的家长们只能找校方施压。

龙楚雄必然来找赵德柱谈话:“差不多就行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赵德柱笑了:“他们带着钢管、双节棍、板砖要收拾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去跟他们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时候出来装老大,滚一边去,你没资格。”

龙楚雄没想到:“你,你怎么跟我说话?”

赵德柱还是笑:“从你昧了我两万块钱劳务费开始,你就失去了我的信任,滚!”

习惯斤斤计较的龙楚雄发现,自己这次好像亏大了。/p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村 我在秦朝当神棍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 大疫大医 从零开始打造大海 高考之后成为人生赢家 重生之不再为婿 农门悍妻:将军请种田苏红珊韩夜霖 就这样修仙了 超神学院之万界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