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锦衣娘子 > 第98章真凶就在这里

第98章真凶就在这里(1 / 1)

彩凝被婵夏看得一阵头皮发麻。

“庆幸你这是跟着我,胡说八道我不扣你银钱,这要是跟着我师父,你完了。”

于瑾是最讨厌办案时听到鬼神之说的。

蛊术这种可能存在的,在于瑾面前说说也就算了。

可若说鬼神,于瑾不罚才怪呢。

彩凝跟着婵夏进了绣楼,佟守备给婵夏详细介绍。

“这绣楼共有两层,四面回廊,南面是小郡主的绣房,北面是小姐的琴房。”

“彩凝,把这里的结构画下来,我要全部的地形图,每一个房间都不要放过。”

“发现王妃的,就是这正堂了。”

佟守备带着婵夏来到正堂,这里采光不同其他几处房间,比较阴暗,进出绣楼必须要过正堂。

上好的檀木精琢的家具散发着幽幽的香气,镂空的雕花明瓦窗把阳光切的稀碎,外面的烈日暖阳照不到这里。

婵夏站在正堂中间向上看,竟觉这里像是一处牢笼。

“当时王妃就是趴在这里。”佟守备带着婵夏来到正堂的桌案处。

方正的檀木桌椅背后是一块匾额

“霁月清风,好字。”婵夏驻足观望,只觉得这字题的大气磅礴,唯独不像是绣楼该有的名字。

“这是王妃亲书,请人做了匾额。”

“有时独醉,入吾室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唯有明月。好一片孤独寂寞的慈母心...”婵夏喃喃。

这位王妃生前一定是希望她的独女,可以过上恬静美好的日子。

“这匾额下的画,也是王妃画的?”

婵夏看到匾额下悬着几幅字画,画得是山石,笔墨浑厚,意境清新,能看出功底不俗。

只是黑白一片中,几朵血渍晕染,像是悬崖绝壁上开出的生命之花。

“这是小郡主画作,上面还染上了王妃的血...”

王妃的尸体已经抬入灵堂。

光润平整的方砖地面上,一道道干涸的血渍蜿蜒曲折,深红色接近浅褐色的痕迹,像是将浅色的方砖从中劈开。

“这流了多少的血,才会有这么大的痕迹?”婵夏弯腰查看,只觉得这血渍的颜色与她寻常所见不太一样。

“佟守备,可否劳烦你模仿下当天发现王妃时的场景?”

佟守备是练武之人,胆子比较大也就照做了,这要是换做四喜,一定跑的比兔子还快。

佟守备坐在椅子上,身子趴在桌上,头侧枕着一只手臂,另外一只手垂落.

“我们进来时,王妃就是这样的姿势,后背正中插着一把刀,那血顺着刀身子流了一地,王爷不让清理,这里便保留了原样。”

绣楼只有一个进出口。

除了正堂,绣楼各处并无痕迹。

“真凶有没有可能是从窗户爬进来的?”彩凝问。

婵夏走到窗前,用手指轻划上面的灰尘,

“不可能。”

这灰尘至少超过五日未曾打理。

“这明瓦窗是用蚌壳打磨,镶嵌在雕花窗户上,轻薄透亮,价值不菲,只这小小一片,便够寻常人家一年吃穿。”

“王爷素来宠爱小郡主,自然是要用最好的。”

“哦?呵呵。我师父也挺宠爱我,可他给我的房间里,从不用这玩意。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对眼睛不好,这明瓦再名贵再透亮,它采光度也不好,纵使屋外阳光明媚,屋内昏暗如黄昏斜阳,达官贵人追求这般朦胧的意境,可我师父常说,意境那种东西不过是吃饱了撑的鼓捣出来的玩意,身体健康才是一切的本钱。”

这屋子布置的华贵气派,可处处透着死气沉沉,那块“霁月清风”的匾额挂在这,成了莫大的讽刺。

佟守备忙低头,装作没听到她这般言论。

这夏姑娘也忒耿直,这是暗讽王爷对小郡主关注不够吗?

“只有进来的脚印,没有出去的,全屋封闭,正如我之前推测的,这是一间密室,全屋只有这里,有一缝隙。”

婵夏的手指了明瓦窗的一角,那里有米粒大小的裂痕。

“除非凶手能从这地方变成苍蝇飞出去,否则能进出这里的,只有门。”

婵夏重新回到桌前,用手拿起桌上的青花烛台。

红色的蜡油流出瀑布一般的形状,一根红蜡烧得只剩最后一点点,从头烧到尾。

“这绣楼是谁在照看着?”

佟守备叫来一个老妈子,婵夏指着烛台问。

“这烛台是这里的吗?”

“正是。”

“里面的蜡烛,可是你亲手摆放的?”

“是老婆子我放的。”

“可是整根红烛?”

“府内用的,皆是库房发放的豆烛,并无红色——咦,姑娘你这么一说我老婆子倒是想起来了,这豆烛蜡油怎会是红色?”

婵夏这么一问,众人才察觉不对。

王府内都是最好的豆烛,仅供宗室使用,寻常百姓家是见不得的,这种蜡烛燃烧起来温度低,不仅更耐燃,还会散发淡淡的幽香,价值不菲。

但现场留下来的,却是红烛的痕迹。

“彩凝,取样,纪录,去查这红烛的来源,这红烛多数是真凶带过来的,无缘无故换掉蜡烛,这必有隐情。”

佟守备佩服不已。

“不愧是于公公的弟子,只来这么一会功夫,便有如此大的发现。”

婵夏沉默。

这屋子里就这么几件东西,那么大个烛台摆在那,之前来查验的竟然没发现?

并不是她陈婵夏多优秀,实在是同行衬托...

“这屋内线索属实是少了些。”彩凝感慨。

一个除了烛台便是血渍的密室现场,这案子怎么破?

“是,之前朝廷也派了提刑官过来,还有州府的几个仵作也都来了,都说线索过少...疑似中煞。”佟守备附和。

“不,本案与中煞毫无关系,这是一桩典型的密室杀人案,我大概已经知道凶手用了什么手法害死王妃了,只是动机,我还要查证。”

婵夏的话让众人一惊,她只来看几眼,就已经有线索了?!

“走,去灵堂。”

“夏姑娘,你该不会是想...开馆验尸吧?!”

“不查验,何来真相?”

“可这...惊扰亡者,王爷能同意吗?”

“不同意也得同意,真凶就在他这后宅当中,不让我开棺,我拿什么查案?!”

最新小说: 美剧之我是弗兰克老爹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浪姐从抽盲盒开始 重生之表姑娘要造反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兽世霸宠:嫁个兽夫生崽崽 一吻当婚 炮灰女配不干了 我家娘子甜又圆 封少今天给太太撑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