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 623. 无形锁链

623. 无形锁链(1 / 1)

如果只是一栋普通的公寓,自然无需这么为难。

可涉及到她的家人,为家人出钱盖的公寓,一旦决定出手卖掉,就不仅是房屋易主那么简单了。

以中森明菜一贯以来对家人的重视,房产管理人提议让她把公寓卖掉,她没有拒绝,反而在这时和岩桥慎一商量,已经能说明许多事。

岩桥慎一见过她被父兄逼迫、狼狈不堪却仍旧要顾及亲情的样子,正因如此,现在听她说这件事,才更觉得意外。

意外之余,又从她的话里,体会到她内心的矛盾与挣扎。

对她这样的家庭来说,如果要让她卖掉房子,与斩断和家人之间的关联几无二致。

中森明菜话说出来,一边为可以和他商量感到轻松,另一方面,又对岩桥慎一感到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又把叫人为难的麻烦事推到了他面前。

把自己在他面前不保留的摊开,非得对他的信任、还有自身的勇气缺一不可。但是,这种坦诚,也是她加给岩桥慎一的负担。

可明知如此,她也不能控制向岩桥慎一倾诉的念头。

会对房产管理人出手公寓的提议心动,她内心深处,对父兄姐妹的亲情已经岌岌可危。

但是,卖房容易,要承受一个可能会撕破脸皮的结果,不知得要多大的决心。

她看着岩桥慎一,他似乎在斟词酌句,考虑如何回答她。

可是,中森明菜心里,比起期待他的回答,首先想的,是不论他说什么,能够把这件事向他倾诉,她已经先松了口气。

“其实,说到房产投资,我也有一小块地。”岩桥慎一忽然提起来。

中森明菜没想到话题会如此跳跃,愣了一下。

“在新宿五丁目那一带,靠近新建的正府大楼。一块小小的地。”他说,“只有一坪半大小。”

“一坪半?”

比起第一次知道岩桥慎一有块地,更让中森明菜惊奇的,是这块地的面积。

她在心里计算一坪半有多大,随即想起小时候住在商店街时,街边卖章鱼烧的小店。

中森明菜突然产生一点奇妙的联想,岩桥慎一扮成卖章鱼烧的小哥,站在仅能容纳一人的店里,把淋好酱汁的章鱼烧递给她。

“是之前为了开制作公司时买的。”

岩桥慎一和她解释,因为资金不够,所以去买了那一小块地,用它贷款开了公司。

中森明菜听得一愣一愣的。靠一坪半地贷款开制作公司,然后成了有名气的制作人,还当了唱片公司社长……刚才在她脑海中那个朴实的章鱼烧小哥岩桥慎一的形象忽而烟消云散,换成正装干练的社长桑。

她的男朋友真的很厉害……

中森明菜浮想联翩。

岩桥慎一一边开车,一边往下说,“现在的地价很夸张,靠投资房产大赚特赚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反而是其中最不起眼的那种。……但是,房产要不要购入,又要不要出手,还是要看用途和时机。”

岩桥慎一倒也不是故意偏离话题去聊自己的事,只不过,涉及到中森明菜的家事,就算是男朋友,也不好随便发表意见。

怂恿她卖掉公寓、跟吸血虫一样的家人划清界限,这种话说起来既简单又过瘾,但没有想出合适的对策就先去鼓动她,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使得被鼓动的情绪无处纾解,进一步把她给推向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慢慢打定主意,继续往下说,“如果是用来居住的房产,即使能赚大钱也不能轻易出手。但反过来,如果是一整栋商住混用的公寓,就要另当别论。”

“嗯。”中森明菜听着。

岩桥慎一慢慢把话题转过来,把泡沫迟早会破的先见放到一边,只谈论当下的现实,“一整栋公寓,不考虑投资收益,如果经营不佳,长久来说,会成为一种负担。

每年的税费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不能把公寓利用起来,天长日久,迟早会把人给拖垮。那样一来,就算公寓再值钱、再有用途,也不会有卖掉之外的第二条路。”

只考虑现实,就算中森明菜把房子送给家里,她的父兄姐妹们如果经营不善,最后也只有倒闭清算一个结局而已。

“嗯……”中森明菜听得出神。

母亲千惠子在和她提到父兄姐们的餐馆经营状况不佳时,就在担忧,假如生意难以为继,他们又要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岩桥慎一的话,和千惠子的担忧,虽然出发点不同,但微妙地在中森明菜心里交汇。

她想起因为怕吵,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的母亲。

千惠子是系在她和中森家之间的一根线,可是,为家人盖的房子,最重要的家人却没有去住。

“我在家里,最喜欢母亲。”

她忽然没头没脑的嘀咕了一句。

“嗯。”岩桥慎一听着她的告白。

“最喜欢的就是母亲……但是,也常常觉得寂寞。”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岩桥慎一倾诉。

岩桥慎一品味她的话,想了想,提议道:“要不要问一问妈妈?”

“哎?”中森明菜的反应,像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

岩桥慎一和她说,“去和妈妈商量,听听看她的想法……公寓是为了家人才买的,既然考虑出手,还是要和家人商量。”

何况,在租住同权的曰本,如果正在使用那栋公寓的中森明菜的父兄姐们不同意搬离,这栋公寓也根本没办法卖掉。

要出手公寓,就要直接面对她的家人们。

岩桥慎一让她去和家人商量,却只提了母亲。

中森明菜有种被他看穿了的感觉。又或者,是她心中微妙的想法,传达给了他。

“其实,”岩桥慎一又开口了,“那栋公寓,对明菜桑的家人来说,也是种束缚。”

“束缚?”

“因为有那栋公寓在,家人们就像是被看不见的锁链给拴住了一样,认定自己的一方天地就在那里。即使经营状况不佳,也还是固执守在那里。到头来,其实只是一种负担而已。”

为了能把这个大家庭继续凝聚在一起,她为家人盖了这栋公寓。

结果,非但没有凝聚起来,被无形的锁链拴住手脚的家人,反而像是等待喂食一样的动物一样,不断对她索取。不仅如此,连她自己,也掉进陷阱,被锁链拴住。

中森明菜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像被说中了心事。

岩桥慎一也点到为止,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要解决问题,光靠一时的爽快没用。比起怂恿她卖掉公寓,而后继续陷入家人新的陷阱里,还是要从根源来处理。

说来说去,她现在之所以有这样的烦恼,是因为被养育之恩绑架不能脱身。不从根源解决问题,即使处理了这套公寓,也有别的事等着。

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到,如果处理不好,到时,可能招来她父兄一时冲动的报复。

“顶级歌星中森明菜是个跟父亲关系紧张的不孝女。”

不管实情如何,杂志小报绝对不会放过送上这样大肆渲染过后的报道的机会。

再说了,要是处理不好,也有可能让她背上被父兄姐妹指责的负罪感。

慢慢来。

“唉。”中森明菜叹息一声。

她撅起嘴,瞄着岩桥慎一的脸,“我果然是个很麻烦的女人吧。”

身后有这样乱糟糟的家庭,却无法斩断这种关系。一边是吸血虫一般贪婪的索取、另一边还有二十多年相处的骨肉亲情,两边同时拉扯着她。

中森明菜自我贬低的话语当中,有一种叫人心酸的羞耻感。仿佛把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他给知道了以后,自己给自己打圆场。

“这些事听起来是有点麻烦。”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嘴巴越撅越厉害。

“不过,”他目视着前方,专心开车,“即使麻烦,麻烦的也是事情,而不是明菜桑。”

出身是无法选择的。

岩桥慎一顿了顿,“你没有错。”想了想,“要说麻烦,我就算偶尔觉得你麻烦,也是在被你牵着鼻子走的时候……”

中森明菜没忍住,笑了一下。

一边笑,一边觉得鼻子有点酸,赶紧鼓起腮帮子,跟他较劲儿。

“被我牵着鼻子走很麻烦吗?”她不依不饶。

岩桥慎一想了想,“那倒也没有很麻烦……”其实还挺享受的。

“就算说有也无所谓。”中森明菜气势开始高昂,“慎一君不是说过,要照单全收吗?……我还记得呢。”

“我也没有忘记啊……”

岩桥慎一嘀咕了一句,把手递给她。中森明菜飞速握了一下,拍拍他的膝盖,“专心开车哦。”

“知道了~”岩桥慎一照单全收。

关于房产的话题暂且打住,没有再往下说。

这个时间,回东京的路比想象当中要通畅一些。快到东京的时候,东一句西一句有的没的聊了一堆的中森明菜,忽然又想起来,问:“慎一君是因为缺资金,才去买地贷款?”

“是的。”

她有点在意,多问了一句:“没关系吧?”

似乎挺关心岩桥慎一的经济状况。/p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村 我在秦朝当神棍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 大疫大医 从零开始打造大海 高考之后成为人生赢家 重生之不再为婿 农门悍妻:将军请种田苏红珊韩夜霖 就这样修仙了 超神学院之万界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