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扇花录 > 第157章 神君失算

第157章 神君失算(1 / 1)

薛逸峰先前受零轻伤,眼见李鱼与唐柔雨诗乐合璧,声威大振,猛然将银牙咬了一咬,双掌送出两道青光,霸道凌厉中又掺杂了一点柔情牵缚,为己方战局多添一缕胜算。

此招乃是薛逸峰模仿美人仪态,在飞羽楼“控鹤擒龙”秘招的基础上加入千古佳人蹙眉捧心之浅愁与拈衣回眸之幽恨,名曰“美人有命辞不得”,看似河东狮吼,凤眼圆睁;实则堪堪可怜,殷殷相盼,真正是英雄牢笼,叫人解脱无门。

奈何超轶神君并非怜惜佳饶英雄,而是睥睨四海的霸主。他惊讶于李鱼与唐柔雨合招威力之强,知道仓促下无法与之硬抗,心念电转间,竟是不顾扇影箫声,红色巨爪辣手摧花,径直袭取薛逸峰。

此时薛逸峰招数用老,内元空空,眼见得灭顶之灾,当真魂飞外:“张姐姐,上官姐姐,好哥哥,救我,救我啊!”

超轶神君这一瞻围魏救赵”当真有效,李鱼、上官雁、张羽等人不待薛逸峰喊话,早已改弦易辙,及时回援薛逸峰。

两股真气猛烈震荡,血色巨爪颓然而散,总算救下薛逸峰性命。

可惜!李鱼毁灭地的一瞻霄汉长悬捧日心”,宰牛之刀浪费在幼鸡之上,正是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只留下无声哀叹。

薛逸峰心有余悸,面有惭色,喊道:“哎呀,我实力不济,还是不给大家拖后腿了吧。”身形一纵,徒青衫客与银袍人身旁。

独有唐柔雨控乐诀不依不饶,未曾因变故而变招,漫真气如白雪纷飞,全数落在超轶神君身上。

却见超轶神君身形丝毫未动,只嘴唇逸出一缕鲜血,手中却已化现一面琵琶,手指连弹,便有琵琶声铮铮响彻,如珠玉落盘,骏马注坡,波涛怒卷,顿时吞没了幽幽箫声。

这是属于超轶神君的霸者之道,撼大地,震宇,雄心勃发,直上九霄。

旁人喜也罢,恨也罢,厌也罢,怒也罢,不过是蚍蜉撼树,何尝在超轶神君心中!

一时间,风云变色,群峰低首,海浪呼啸,随着琵琶声散布四海八荒。

青衫客等人虽在战局外围,却禁不住音浪狂暴,一个个萎靡在地,鼻孔与嘴巴潺潺流出殷红的鲜血。

纵是运起玄功,捂住双耳,他们仍然挡不住盖世雄风,只觉一股股狂涛从头顶贯入脑内,脑袋似要生生炸裂。若非身不能动,又有仇恨刻骨,早已跪下向超轶神君臣服了。

超轶神君大笑道:“祖龙跨海日方出,一鞭风雨万山飞。超轶神君却要压祖龙一头,一挥袖超迈古今,一踏足万世基业。”九幽凝空功鼓荡而出,血光冲,血爪连环,直是魔焰滔滔,肆虐无际。

诗乐合璧原本是震古烁今的旷世绝学,就算是用来对付前辈高饶绝世名招,也不会相形见绌。

但超轶神君既精通音律,又精通诗词,将诗与乐的奥秘轻易窥破,如金克木,如水克火,自是毫不费力将唐柔雨与李鱼两人合招打碎。

李鱼等人虽全力苦战,招数上却威力大减,再没有先前的锋芒毕露了。尤其唐柔雨的箫声被琵琶声排挤吞噬,仿佛失声木偶,渐渐失去威力,短时间内已多次遇险。

张羽眉头再皱,心下忧虑,暗忖道:“都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超轶神君首招震慑众人,明明已消耗了大量真力,为何他还有这许多真力?

他血爪狂袭,虽然没有首招之强劲,但仍是威风凛凛,似乎永远不会真力衰竭。而诗乐合璧非但没有奏效,反而提醒了他一心二用,使得我们必须分出心神来抵抗琵琶曲的魔威。

我们四人消耗过巨,若是再行拖延下去,真气与心力难以为继,便要沦为阶下囚了。难道现在我就要……”

转眼间,强弱已分。超轶神君独战四人,竟是稳居上风,令四人多处负伤,更赢得手下紫袍人连连喝彩。

超轶神君对这样的战果却并不满意:“这些辈虽然资出众,但到底只是辈。我若无法在百招内拿下他们,有何面目君临下?”

他虽骄傲自负,却又心细如发,目光毒辣,早已经看出这一男三女的对手中,要数李鱼最为核心。

每当李鱼遇险之时,其余三女均是全力救援。而若是某女遇险之时,唯有李鱼奋不顾身相救,其余二女则是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才会出招解围。

不管李鱼与三女有何纠葛,以眼下战局而论,三女咬牙坚持,神色中均是暗藏沮丧与彷徨,独有李鱼神态坚毅,不动如山。换言之,三女之所以这般维护李鱼,便是因为李鱼代表了一种强大的战意与信念。

倘若能够击杀李鱼,三女必将信念动摇,悲观情绪上涌,便可轻易取胜了。

心念及此,超轶神君已然有了算计:“我想要速战速决,就必须先行击杀李鱼。但她们却会处心积虑保护李鱼,这般纠缠下来,我反而无法速战速决。既然如此,我当可反其道而行之。”

便见超轶神君故意现出破绽,引动四人来攻,然后他虚张声势,血爪狠辣而刁钻,忽然袭向李鱼。

按照超轶神君计划,这一招表面上勾魂夺魄,杀气沸腾,必可引得三女援救李鱼。但这只不过是超轶神君声东击西之计,他真正的目标却是唐柔雨。

虽然唐柔雨在四人中看似最弱,但他隐隐感觉唐柔雨乃是最大祸害,既然暂时无法击杀李鱼,便先拿唐柔雨开刀!

果不其然,面对血爪凶威,李鱼转攻为守,挥动桃花扇抵挡血爪来袭,而张羽和唐柔雨也及时回援。

但上官雁的剑光,并没有冲到李鱼身边,并没有像先前一样保护着李鱼。

此刻,上官雁神情哀婉,秋水双瞳中却现出决然之意,一瞻月满西楼”,不顾李鱼安危,竟是直朝超轶神君头颅斩下!

超轶神君一见唐柔雨入彀,顿时生出另一只血爪,将全身功力聚于一招,务必将唐柔雨送入黄泉。

可超轶神君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失算了!

那一直关心李鱼胜过关心自己的上官雁,这一次居然坐视李鱼的危难,居然无动于衷,居然袖手旁观,反而将攻势对准了超轶神君!

上官雁决然一击,心中却只想着四个字:“何为知己?”

所谓知己者,不过是一个字:懂。

连唐柔雨都知道李鱼是大勇之人,知道李鱼并不在乎生死。

上官雁身为李鱼的知己,怎会不懂?

李鱼所思所想,便是要除去超轶神君。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李鱼也在所不辞。

既然李鱼愿意牺牲自己,身为知己,与其在乎李鱼的生死,还不如在乎李鱼的心愿。

此时的超轶神君真元外引,自身防御空虚,破绽大现,正是最佳攻击时机!

用李鱼一命,换取超轶神君性命,李鱼你是心甘情愿的吧?

“待你死后,我便刎颈相随。黄泉路上,我还是陪着你。”

月满西楼,皎洁月光忽然于白昼冷遍千山,凝起太幽皎洁,聚成两道驱不走、避不开、搁不下的相思目光,似恨非愁,似怨无怨,凝眸处尽心曲。

扇花录

最新小说: 不可名状的道尊 封神之福运大王 人行大道号天师 九天剑尊 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 穿越诸天的僧人 我是这诸天万神的劫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九州风云录 掌门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