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专区 » 高中作文

DOC年的味道作文

更新日期:2021-04-29 04:21:12 | 文件大小:37 KB | Tags标签: 暂无  | 点击数:0

文档简介:“放假喽,过年喽!”伴随着沸腾的笑声,如小马驹般的孩子们跑出教室,只留下身后飞扬的尘土。哦,对了!除了那个没人要的野孩子。  小天慢腾腾地收拾好书包,孤零零的走向教室外,看着奔跑的同学,他默默的低下了头。想着那个所谓的家的方向,挪动着脚步。  走在回家的路上,空气中弥漫着微微的火药香。柴草垛,荒芜的房子,空旷的耕地到处是同学们耍闹过的痕迹。小天也幻想着和他们一起玩,他要放一个最大的炮仗,震耳欲聋的那种。他要藏在最隐蔽的柴草垛中,让谁也找不到。他要在最高处的房顶上跳下来,去证明他是最

年的味道作文

年的味道作文

  “放假喽,过年喽!”伴随着沸腾的笑声,如小马驹般的孩子们跑出教室,只留下身后飞扬的尘土。哦,对了!除了那个没人要的野孩子。

  小天慢腾腾地收拾好书包,孤零零的走向教室外,看着奔跑的同学,他默默的低下了头。想着那个所谓的家的方向,挪动着脚步。

  走在回家的路上,空气中弥漫着微微的火药香。柴草垛,荒芜的房子,空旷的耕地到处是同学们耍闹过的痕迹。小天也幻想着和他们一起玩,他要放一个最大的炮仗,震耳欲聋的那种。他要藏在最隐蔽的柴草垛中,让谁也找不到。他要在最高处的房顶上跳下来,去证明他是最勇敢的人……然而这不过是他心中的幻想罢了,谁又愿意和这样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一起玩呢?

  小天的父母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去城市里打工了,小天只是知道那座城市里他家很远,远到让他忘记了父母的模样。小天从小就和叔叔婶婶生活在一起,婶婶对他这个多余的人早就感到厌烦了。

  等他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小天拖拖沓沓的走进家门,院子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大红灯笼像火一样在寒风中摇曳,连那一棵歪脖树都贴上了一个大大的的福字。

  小天看了看他自己的装束,一双露着脚趾的布鞋,褂子上已经是打满了补丁,裤子是叔叔剩下的裤子截了一段,长度还可以,可是穿在小天瘦弱的身躯上如同套了一条破裙子,裤腿被风吹得鼓鼓的。

  “这熊孩子,下站着干什么,不想吃饭了?”婶婶刺耳的呼喊声打断了小天的思绪,他乖乖的走到堂门前。哇,真香啊!有肉吃啊!小天火急火燎的坐在饭桌前面,等到叔叔婶婶坐下来,才小心翼翼的端起碗筷。他刚想夹起一块肉就看到婶婶防贼的目光在盯着他。他重重的低下头,立马意识到他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也完全明白了这个新年完全和自己无关。

  小天连饭都没有吃完就呆呆的离开了餐桌,隐约听到婶婶说了一句:“真是浪费粮食!”他的脚步愈加沉重。小天走到自己的那间小房子前面。与其说是房子妈还不如说是用树枝和塑料布搭起来的小帐篷。他摇摇晃晃地走进去,一屁股坐在床上,被冰凉的木板硌得生疼。但他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视线停留在那被风吹的啪啪作响的塑料布门上。眼睛间或一转,或许可以证明他是一个活物。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小天被钻进被子里的老鼠给惊醒了,睁眼一看,叔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他的床边。他刚想起身,叔叔示意他躺下,说:“孩子可真是苦了你了。不过还好,你的爹妈也许快回来了。”小天没精打采的眼里突然放射出一道光。叔叔走后,小天还沉浸在喜悦中。虽然父母的面容已经模糊了,但那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仍可以温暖她瘦弱的身躯。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新买的棉袄,时髦的玩具,美味的糖果……虽然不知道父母什么时候回来,可能是后天,也或许是明天,甚至是今天。“我一定会见到父母的!”小天坚定的想。

  他马上爬起来,三下五除二的穿上了衣服,跑到大门旁边,脸上洋溢着新年的喜悦直盯着通往村口的路。有时看到过路人她还会笑眯眯的打招呼。

  夜,渐渐的吞噬了大地。小天有些失望的回到他的小屋子内。虽然今天还没有回来,但他想明天一定可以的。心中对父母的期盼愈发的强烈了。这一晚,小天是带着笑容入睡的。连老鼠发出的吱吱声也变成了悦耳的乐章。

  天亮后,小天急匆匆的赶出去,依旧守候在大门前像一尊木雕的佛像。

  此后几天他都机械的展在大门前,但心中的期盼渐渐消散。望着来往的人,他的眼神中多了一份呆滞与空洞。

  十多天小天都在希望与失望的交织中度过。原本就瘦削的脸庞此时已是皮包骨头了,像一个长期沉溺于鸦片的老头子,如果还能看清脸上的颜色,那就是他的双眼边的大黑眼圈。

  年为浓厚了起来,小天的心也渐渐淹没在失望中。

  直到大年三十,小田依旧是没有等来打工回家的父母。

  吃年夜饭也许是最有味道的时刻了,但这种热闹并不属于小天,他如同一个作定了的老僧,坐在彻骨寒的创办上,一动也不动。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只是凭着坚硬的脊梁直挺挺的固定在那里,嘴里还在嘟囔:“我会见到他们的……”

  终于那目光也像是被风给吹灭了一般,扑的一声灭了。

  大年初一时,村庄里拜年的人开始活动了起来,前几天路过这里的人随口问叔叔:“你家那守在门口的小木头人呢?”叔叔的目光躲躲闪闪,换顾左右而言他,可以在回避这个问题。是啊,谁愿意在新年第一天里提及这么晦气的话题呢?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像变了村子的角落,心的气氛在村庄里游荡,幸福与欢乐洋溢在每个人脸上,似乎没有人记得村庄里最阴暗,最冰冷的小棚子。

猜你喜欢